青拾玖

在心底深深拥抱你。

 

【野绘】舌灿莲花老情郎(?

关键词:决定不爱你;我把你当朋友;媚药,由 @IceSugar 提供,有半吊子车。

野立从医生那里回来,径直走进对策室隔壁的茶水间,准备倒水吃药。绘理揉着眼睛走进来差点撞到他,于是问:

“开药啦?”

“啊。”

绘理随手拿咖啡袋,杯子放好按下开水键,困得撑在桌上。野立忙关掉开水,差一点流得满桌都是。

“让下属看到太不像样了,你给我打起精神。”

“昨天看演唱会,不知不觉就五点了。”

绘理说着打开顶上的柜子,里面放着对策室同事们的小吃食和一些常备药,外用的居多。绘理记得上次把提神用的咖啡因片剂放在这里,伸手够到瓶子打开,一边问野立:

“这次又是脊椎?”

“习惯了。”

绘理刚倒了一片药,手机响起,山村的声音旁边的野立都听得见。绘理不得不集中精神梳理新情报和案件,挂了电话才又拿起药瓶倒了一片用咖啡冲下去。盖瓶盖的时候绘理觉得不对,一直合不上,仔细看才发现是野立的处方药。

绘理说:

“完了,我把你的药给吃了。”

野立两个手指从她手里夹出药瓶,说:

“病友,这个药别和酒精混服。”

绘理脸色刷白。

“不然会怎么样,会死吗?”

野立松松地说:

“不会,但是会欲仙欲死。”

咖啡因已经起了作用,绘理宁愿还没醒透,可惜刚才的话已经听清楚了。上班期间不会喝酒,绘理放下心来,照常办公。

吃完中饭绘理又开始困,绘理后悔刚才不该吃太多米饭,下午还要出去。现在才一点,绘理干脆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。迷糊中有人推她,啊这么快就要出发了。

野立把她从椅子里拎起来,一路架进车里。绘理在车座上睡得一塌糊涂,野立在下车前五分钟叫醒她。到达现场的绘理从容如常,野立暗松一口气。取证完毕两人又回到车上,野立问她下班要不要去喝一杯。

绘理说:

“好啊。”

野立疑心她是不是忘了上午药片的事,便提醒她:

“不开玩笑,你今天真的吃错药了。”

“我知道啊,跟你去喝也不会怎么样。还能有什么稀奇事?”

“今天是野立会成立六周年纪念日,会员都会来,再带上几个漂亮妹妹,我都快等不及了。”

绘理说:

“不错嘛。”

野立继续说:

“这次有的新会员素质还不错,怎么样,要不要爷替你牵线介绍几个?”

绘理枕着小臂答道:

“可以是可以,只是入会的单身男人恐怕岁数都不小了,听起来有些可疑。”

“都是尖货,给你留着呢。我拿你当朋友才给你把的关。”

绘理看向野立。

“那我去定了。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,戴副眼镜,斯斯文文,声音不能太难听。”

“别挑啦,人肯来都不错了。”

晚上绘理换了衣服赴会,给服务员报了野立的名字。

包厢里坐了一个戴眼镜的野立,再没有别人。

绘理转头就要走,野立上前拉住。

“抱歉我骗了你,野立会成立六周年纪念日是明天,今天我请你吃一顿。”

绘理问:

“说好的优质男呢?”

野立推推眼镜。

“你就算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你敢不敢喝一杯?反正你对我没感觉,我会送你回家的。”

绘理终于回头。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野立说:

“婚礼在下周,我谁都没告诉,先告诉你。”

绘理问:

“新娘子漂不漂亮?”

“非常美。”

“温柔吗?”

“很懂事体贴。”

绘理的表情突然宽柔,拿起酒杯对野立说:

“你说的要送我回家。”

第二天野立睁开眼睛先捂住自己的脸,绘理的长指甲没头没脸抓过来。野立满口求饶,一把抱住她。绘理收手死死遮住自己的脸。

野立轻轻说:

“让我看看,绝对不笑。”

绘理尖叫:

“打死我都不相信你了!”

野立拨开她的手,看到她的脸,大笑特笑,两条腿裹着她不让她逃。等笑够了,野立说:

“别抓,会留疤。”

绘理掐住他的丁丁,咬牙切齿:

“确实痒得欲仙欲死啊,这些疹子!”

野立说:

“别别别,放过我吧。”

“怎么,给你的小娇妻留着?”

“那是我表弟的婚礼,你想什么呢。”

“滚!”

  24 6
评论(6)
热度(24)
  1. IceSugar青拾玖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今天和小姐姐(们)一起以“我拿你当朋友/决定不爱你/媚药”三个关键词写作~这是 @青拾玖 大大的~我...

© 青拾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