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拾玖

在心底深深拥抱你。

 

老袁事务所(6)

老黄煮来两碗面,两人吃完,朱杏拉过不离身的笔记本电脑,老黄听见键盘声和往常一样快,稍微放心。很快她连上佟莉与袁朗的新手机,看状态尚未启用,便问老黄:

“飞机延误了吗?”

“没有,但坤城雨太大了,市区路上淹得了不得,小孩坐在盆里漂着。他们搞不好还没出机场。”

大雨正好赶上坤城早高峰,主干道尚能勉强通车,路况复杂的地方就走不通了,比如这两人要取的地方。客户应该会派人来接,只是晚一点。老黄边想边拆快递,看到包装盒时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容。桌上三个大玻璃罐,一个里面满满花花绿绿,乍看像糖果。他拿过另一个空的,把新到的包装拆开,撕成一个个薄方块丢进去。

朱杏觉得老黄离婚跟他在这类商品上的品味有很大关...

  1

老袁事务所(5)

两人带着两件行李去托运,随身带的只有手提袋。袁朗坐在走廊侧,佟莉与他同排,但和带婴儿的女人换了座位,孩子喜欢看星星。

机舱里响起鼾声,佟莉闭着眼睛,知道自己没有睡着,脑中的声音说的每个字都认得,每句话都听不明白。最近已不太去心理医生那儿,失眠渐渐变得不彻底,佟莉已与半梦半醒状态共生,深睡眠时梦见战场的次数也在减少。打鼾的男人坐在前三排靠窗的位置,后排不知哪位女士香水喷得重了,现在散了大半,余味尚存。邻座宝宝在卖力地吃奶,吞咽声嫩软。不知是谁围了新皮带,新鲜牛皮气息不时溜进佟莉鼻子。

佟莉任由意识漂浮了一阵,睁开眼睛,眼皮轻极了。头一回在半夜坐客机,骤眼看半暗的座位阵,有些像墓碑,里面还真的...

 

老袁事务所(4)

四个人吃完饭,老黄收拾桌面,因要赶凌晨两点的飞机,袁朗回办公室小睡,佟莉想冲咖啡,发现咖啡机前有四个印字母的白马克杯,她拿了一个,上面有大写字母“T”。

朱杏闻见咖啡香,享受地叹气。

“咖啡香气永远比咖啡迷人。”

佟莉笑,其实只是最普通速溶咖啡。桌上一排各式咖啡豆,来自各个产地。沙发软度正好,佟莉把手肘埋进垫子,又想起以前的公寓还没收拾,月底前要把东西搬过来,不知道地方够不够。

“莉,来帮个忙。”老黄在厨房喊。

佟莉快步走过去。

老黄左臂顶着一摞碗,双手抱着玻璃坛子,佟莉把碗扶正,逐个放进碗柜。坛子里满满泡着萝卜和几个鲜红辣椒。地板上没什么油烟,角落有片蒜皮,佟莉拾起。老黄说:...

  3 2

老袁事务所(3)

老黄坐进皮椅,边翻杂志边翻手机。

“真的,闷最可怕。”

屋子里的人即使不是全世界最怕闷的,也排得上号。

客厅沙发上传来呻吟。老黄叹气,去照料朱杏。

袁朗微信收到图片,点开是一座小门廊前站着两个人,白衬衫卡其裤,男女一般刚健爽朗,牵着手。他回复恭喜二字,心里替他高兴,更想揍这个王八蛋一顿。

朱杏问老黄:

“今天可不可以——”

“不可以。”

朱杏瞥一眼袁朗的房门,压低声音:

“上次那批乌克兰的片子,1080p无码版,你六我四。”

“乖乖把这吃了。”

朱杏软在垫子上撒泼。

“给颗糖啦大佬。”

老黄手里端一只瓷碗,碗里的米糊糊发出养生,即毫不诱人的气味。

朱杏赌气抢过,一口...

  5 6

老袁事务所(2)

链接见评,且看且珍惜吧小宝贝儿们。

  3 6

老袁事务所(1)

只借用袁朗和佟莉这两个人设,故事背景如有必要才会联动。

初衷是想看他们开车我会乱说?

佟莉与最后一个客人拥抱,关掉健身房电源,锁上铁门。她刚坐进驾驶座,前合伙人兼同事乔乔打来电话。

“莉,记得把钥匙还给房东。”

“知道了。你在哪,到了吗?”

“在医院。”

“阿姨醒了吗?”

“没有,但她握着我的手不放。”

佟莉不忍再问。

“保重。”

“你也是。”

车内外都没开灯,空调吹着佟莉。乔乔与她合开健身房两年多,生意本来不错,客源也好。乔乔的母亲半年前确诊胃癌,全仗同事朋友与客人帮助,现母亲病危,独生女乔乔只能回家照顾。

临走时两个姑娘在小食堂里吃粉,紧绷绷身段一直让身边人看了几眼...

  6

© 青拾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