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拾玖

在心底深深拥抱你。

 

【野绘】平安绳(全)

“筛查完了?”

“好家伙,抽了我快一盆血,足足在医院呆了五天,好在护士妹妹够可爱,早知道多赖一阵。”

“知足吧。要真有什么事,有你躺的时候。”

“小爷我命大。”

“福岛怎么样?”

“劫后无余生。”

绘理没有再问。野立的任务只有高层知道内情,对旁人须守口如瓶。

“你放心吧,”野立看向窗外绿得发苦的阔叶,“等我升了官,继续罩你还有那帮没用的家伙。”

车顶太阳烈,西装里的野立扭大冷气。绘理右转,手肘从雪纺袖子里落出,野立正要嘲笑她穿浅粉色,绘理的手握住换挡杆,无名指上新戴着一枚戒指。

“这次要演谁的老婆?”

“我没卧底。”

“那这戒指怎么回事?”

绘理盯着红灯倒计时,说:

“订婚戒指。”

野立忽然停止出汗。冷气弥散,绘理伸手抚平衣袖,说:

“要不是你硬拉着我去应酬,估计现在我跟他还不认识,不会去了一趟福岛就忘了吧。”

野立听见自己问:

“什么时候结婚?”

“办完这个案子。”

红灯秒数未完,绘理的手仍放在换挡杆上。但愿这是个大案重案,多缠他一会是一会。野立想着,司机的双手已牢牢握住方向盘。

绘理停妥,下车关门,野立解开安全带,手无意碰到换挡杆。皮把手久浸绘理的香水味,野立偷偷闻一下自己的手。单面玻璃遮挡,绘理背对车站在外面。

案件清澈见底,女惯犯偷了一架梧桐古琴,现正住在一个富商宅中。绘理收拾桌面,归拢文件,野立竭力当做没看到她的戒指。

“艺高人胆大,午夜行窃穿红的。”

照片上的女子红衣,红面纱遮住大半张脸,双眼斜瞥。

“连住处都不打算隐瞒。”

“难得人家盛情,不如登门拜访去。”

“我得回去换身帅一点的,搞不好她拜倒在我的魅力之下主动投案。”

绘理双目含笑,没有一丝怨怼。

野立觉得衬衫已湿得贴在背上。

下班后绘理在停车场准备开车门,手臂让人拉住,野立力气不小,把她转向自己。

“我们得谈谈。”

“谈什么?”

“水母酒吧,老位置等你。”

“今天不行,我有约。”

“你说个时间,我去你家。”

绘理掰开他的手。

“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。”

“衣服不错。”

绘理挑眉,“谢谢啊,他也这么说。”

野立抬起下巴,“你家的钥匙我这儿还有。”

绘理说:“就留在你那儿吧,我换了锁,很快要搬走了。”

真应该呆在医院。野立走出停车场,心中郁沸不止,一脚踢向消防栓,正中大拇趾,疼痛像蒙灰般温吞。野立觉得衣袖被拉了一下,烦躁地回头。

一个约五岁的女孩牵着野立袖子上的纽扣,低头看她散在地上的鞋带。野立蹲下,替她系上两个蝴蝶结。女孩轻轻晃鞋头,小小白运动鞋上红鞋带弹动。她向野立说谢谢。

野立心情稍霁,问她:

“鞋带真漂亮,是谁帮你换的?”

“奶奶给我织的。”

“奶奶在哪儿啊?”

“在家里。”

“一个人跑出来很危险的,那边那个穿蓝色制服戴帽子的哥哥看到没有?要是迷路了,可以让他送你回家。”

“没关系,我认得路。我要去幼儿园门口等小信,他说他要来看我。”

野立莞尔。

女孩踮脚在野立腮边亲了一口。

野立的时间突然宽松,决定不马上去吃饭,跟着脚踏上公园圆石小径。外套已如热铁皮,领带似钢箍,野立把外套和领带撕下来扔到灌木丛顶。乔木浓叶如油看的野立解不了闷,所幸风穿叶而至,野立坐下,解开衣领。

长凳木条之间有空隙,野立把手背贴在上面取凉。汗出痛快了,体表的烦闷暂解。野立抬袖子擦脸,长凳另一端有手帕递来。

“瞧你,快擦擦汗。”

野立道谢,从老婆婆手中接过手帕。

“天气真热。”

“可不是吗。这个公园里的树长得特别好,我每天都会来坐坐,都习惯了。”

野立见老婆婆眼镜腿上扣着红色的眼镜绳,因说:

“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人。”

老婆婆笑,野立毫不觉得生分。

“也漂亮过几年。”

“谁娶了您,运气真好。”

“哈哈哈,不如说他运气好,没娶我。”

野立有点尴尬,老婆婆似不介意,继续说:

“那时候大家都年轻,一心扑在工作上,干劲像用不完似的。他帮我,我帮他,满以为能这样到退休,唉。”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啊,他娶了上级的千金,平步青云,一子一女,前年又添了孙子和孙女。”

“您有没有后悔过?”

“后悔啥,他继续罩着我,我兴兴头头干到退休,无牵无挂,现在还能跟小帅哥聊聊天,哎呀这辈子也过足了。”

野立笑得别头,把沾汗的手帕揣进口袋,起身告别。树荫还有一步便结束,外面是明煌的炼炉。野立停步回身,问道:

“真的吗?”

老婆婆说:

“后生可畏,我是该退休了。警视厅不缺人才。”

“您从前是警察?”

老婆婆没有否认。野立心念一动,问:

“那个没娶您的家伙,是个什么人?”

布满皱纹的眼睛看着野立。

“他很狡猾,常年走在钢丝上。我太大意,他摔下去的时候,我没能拉住他。”

“……他死了?”

“上头派他去福岛,他回来没多久就病逝了。那次去福岛的本应是我,他不知用了什么办法,瞒了我好久。”

野立恍惚回到家,只想用凉水冲头冷静一下。脱裤子动作太大,刚才的手帕掉出口袋。野立捡起准备扔掉,手帕一角绣的字母太熟悉,细看竟是自己的姓氏。蓝灰方格虽然褪色,野立依稀记得有这么一块手帕。顾不得浑身汗翻遍了柜子,没有找到。绘理的电话无人接听。野立在冷喷头下淋了半小时,给绘理去短信:若有杂物在你处,请寄回。等不到她回复,野立已在沙发上盹着。

迷糊中野立觉得有人推他。野立揉着眼睛,手指让人轻柔地拨开。她向他耳边说:

“锁打不开。”

眼睫扑在野立脸上像飞蛾。她牵着野立来到一扇旧木门前,野立看着熟悉的木纹走势、瘢痕,手不觉用力握紧她。她走近野立身围,野立被她目光捕获,任由她的手潜入背后的口袋。

“钥匙你揣着的吧。”

她耐心地寻了一阵,野立耐不住性子,领着她的手探进前面的裤袋。钥匙落进她的手,她的手包在野立手里。

她不急着开门,细细看着钥匙头上的蛇纹。野立伸出手指把钥匙头拨下,真正的钥匙部分如小剑。

野立把她圈在身前,转向锁孔。钥匙引起连串金属片缩回,野立不费劲地转动钥匙,门页活动,吊扇声伴随遥远的气味掀动,她回头说了一句话,衣裙落下,里面什么也没有——

野立醒而未醒,惊觉自己的舌头在眠中竟能退得那么后,神智清明时断不能猜知。手机屏幕的亮度此时尤为刻毒,野立避其毒光,关上三十秒后将响的闹钟。一串钥匙放在门口的碗中,野立取下绘理家的前钥匙丢回去,揣上沉的这串出门。

晨露中绘理站在车前,指甲般浅红裙,半透明神情。野立精纺的重甲之下溽暑顿消。

“短信我收到了,过几天就把东西给你寄来。”

“你想留着的话就留着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绘理子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那儿,有没有我的手帕?”

“好像有一块。”

“是蓝灰方格的吗?”

“记不清了,是素的吧。”

红衣女住得挺远,野立见车外景色变了又变,很久不变,情愿绘理认错了路。

绘理说:

“到了。”

离宅院门口还有几步,绘理忽然停住脚,凝视野立的脸。野立心中笑不出,嘴里说:

“怕吗?”

绘理拉起他的右腕,在上面描了一圈。

“莫失莫忘。你把它丢到哪里去了?”

野立不明所以。绘理伸出拇指抵上他毛茸茸的下巴。

“傻子。”

藏青衣裙的中年仆人开门迎出。

“恭候多时了。”

内厅是旧时望族遗风,这位富商有心胸,不急着挥霍暴虐的品味。仆人引路至一个疏朗的客厅,茶具早已备下。小红圆皮球从客厅一角滚出,碰到野立裤脚。野立捡起,红鞋带小白鞋已站到跟前。

女孩摊开双手,笑说:

“小信,还我球。”

野立抓住女孩的肩膀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,你奶奶住这里吗?”

女孩扁嘴,“小信你凶我,你从来不会凶我的。”

“谁把绘理弄哭啦?”

女孩扑进老婆婆怀里。老婆婆抚平她的额发,不住哄嘬。

野立作不得声。老婆婆转向野立:

“手帕原本是你的,能还的,我已经还了。”

皮球让一双手截住,捧给女孩。女孩把皮球牢牢抱在怀里,老婆婆随她走出客厅。

野立认得这双手。从掌根到指尖,硬的关节,软的指腹,长圆指甲,玩闹地打过他,颤抖着抚过他。手解下红布,野立见到久违的脸。这样半长的头发,正是她大二的时候。后来的岁月里绘理的脸变化不大,可骤见不知老之将至的年轻面孔,野立觉得这才是她本来的模样。

“琴呢?”

“就在你眼前呀。”

她徐徐拉下桌上的罩布,古琴端放在中央。

红衣窸窣,一只手指拨响弦。

“我给你的平安绳呢?”

野立觉得右腕灼痛。

她抬头,眼光慢慢变冷。

“既然你不戴,就还给我吧。”

野立说: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你知道,你很知道,不然那一次,你不会借酒脱掉我的裙子。”

琴弦又响。

“其实你没有喝酒。”

她走到野立面前抽出枪,对准自己的太阳穴。

“这念想还是断了吧,你说呢。”

野立没有佩枪,忙转向身边的绘理,哪里还有她的影子。

她笑,“新娘子去婚礼现场可不能迟到。”

琴弦绷断。

枪口指向野立的眉心。

野立剧痛钻心,睁大眼睛,绘理的手刚覆上他的额头,野立只觉冷汗涔涔。绘理神思恍惚,手不慎碰到野立的呼吸器,把他惊醒了。病床衾褥帘幕清洁沉重,绘理穿着惯常银灰色套装,气焰收尽。野立手指弹动,绘理忙握住。

“你从福岛回来一直高烧昏迷,今天总算退了一点热……”

绘理摸着野立右腕上卍字平安绳,说:

“还以为你早把它丢了,居然还戴着。”

门外传来同事的声音,绘理转身,野立不放手。

她俯身吻野立的额头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
  9
评论
热度(9)

© 青拾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