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拾玖

在心底深深拥抱你。

 

【野绘】小白脸(一)

野立若无其事走进办公室打招呼,绘理看到野立时嘴里像塞了个鸡蛋,笑得趴在办公桌隔板上直哎哟。

野立说:

“换个形象。现在流行小白脸,啊不对,那叫什么来着?小鲜肉?”

绘理边走近边掠开笑得东倒西歪的头发。

“说实话。”

“我今天早上剃胡子的时候打了个喷嚏,只能忍痛刮光。结果照照镜子,我差点爱上自己。”

“别摸啦,啥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“绘理。”

“干嘛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“这两天穿年轻点。”

“为啥?”

“免得走出去人家以为我是你包养的小狼狗。”

“平时没见你词汇量这么大呀。快别给我提这茬,还嫌刚抓到的那个不够我烦的。”

岩井在两人身后说:

“头儿,参事官。野村信孝昨晚在看守所里服氰化钾自杀。”

“他怎么把毒带进去的?”

“藏在臼齿后面的胶囊里。”

“有没有留下遗言,或者遗书?”

“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野村的父亲联系上了吗?”

岩井摇头。

岩井从文件夹里取出死亡报告呈上,照片旁边用非常干燥俭省的字体印着姓名野村信孝,年龄三十五岁,待定罪名为诈骗,抓捕时间,死亡时间,死因。

野立按下手机锁屏键,说:

“今天的新闻头条恐怕还轮不到他。”

绘理开始整理本案的所有资料,包括受害人问询录像、共犯审讯录像、笔录。 

二十四岁的长友香织里出现在屏幕上。绘理听见自己说:

“好久不见了。”

香织里去尽浓妆的脸如一只小小白瓷蛋。

“大泽警官。”

“你漂亮多了。”

“谢谢。”香织里抬起右手按住左肘弯,“没想到我还会到这儿来,幸亏跟上次不是同一个原因。”

“彻底戒了吗?”

“再世为人。”

绘理微笑,轻轻推前野村的照片。香织里只看了一眼,说:

“我所知道的都会告诉你,毫无保留,只一件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不打算起诉这个人。”

绘理声音柔缓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快结婚了,未婚夫和我未来的夫家都不愿意宣扬此事。”

“那你愿意起诉野村吗?”

香织里睫毛抬起,目光滚动。

“我永不会起诉他,给他钱都是我自愿的。”

“他不止从你这里得到过钱。”

“没有关系。我想其他人,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。”

绘理吸气,继续问:

“野村的魅力就有这么大?”

“从前你见到我的那回,还不是我最糟糕的样子。闹得最盛的时候,几乎半个市的警队都盯着我家附近这条街,因为父亲的缘故不敢动我。我知道他们在背后叫我移动提款机,可我只有用钱才能换一点点热闹,来的还不是爱消遣爱刺激的人。野村没怂恿我注射,也从来不拦着我,可是我每次醒来,所有人都走了,只有野村抱着我的头,等我醒过来,喂水给我喝。那一次他不在,我赌气加大了剂量,后来的事,你都知道了。”

香织里的手指贴上热杯子。

“我们俩很像,野村跟我像一个豌豆荚里两颗豌豆,被抛到水泥地上。不过他比我强,早就学会了不等父亲回家,我尽做傻事儿,可我能怎么办呢。野村开口说话就像给我敷药膏,好多次我把他的衣服哭得一塌糊涂,又赔了他更好看的。有一次,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他的脸上青了碗大一块,急得我眼泪直掉,他总不肯说。后来我才知道是几个熟人趁我昏迷脱我的衣服,他才动的手。”

绘理给香织里递纸巾,香织里轻声说抱歉。

“他救了我。你明白吗,大泽警官。”

电脑前的绘理静默地看完录像,花形报告:

“头儿,宫下美菜投案了,她指名要见您。”

“马上来。”


  2
评论
热度(2)

© 青拾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