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拾玖

在心底深深拥抱你。

 

【野绘】莫妮塔(四)

十四个小时后野立看到如常的绘理,不得不摆出相近的姿态。课长让负责调查此案的相关人员提供书面报告,绘理坐回电脑前,三十分钟后电子档发送至课长,抄送档案组。最近一直在外跟进案件,不知不觉积压了一些书面报告,绘理摝起后颈的头发扎上,取过草稿纸列提纲,一一理清。领子和发际线之间无任何痕迹。

出门前野立刚洗过澡,水打得背后抓痕一片疼痛,现虽藏在衣服后,痛感仍在低频地发作。绘理这样飒爽,弄得野立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土。

中午下班,绘理拿着便当盒走出办公室,片冈问野立:“吃饭么?”

野立:“走。”

两个人坐在食堂里塑胶桌两侧固定的塑胶凳子上。片冈嘴里包着饭团嘟囔:

“吓着了?”

野立抬头。

“让女人。”

野立不愿看片冈,抬筷子把肉送进嘴里。

片冈笑:“我前女友也这样,前后态度差别可大了。刚开始我也不习惯,后来觉得这样也不错,免得她让别的男人盯上。你别这样看着我啊,我可对大泽没兴趣。”

野立说:“……有那么明显吗。”

片冈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才笑:“昨天那几个人全让我喝趴了,不然那警车怎么能在那停那么久没人过问?这人情怎么还,先让我想想。”

野立点头,低声说:“烂摊子还没收完,我还有得忙。”

片冈说:“你跟田边那死宅关系不是挺好的嘛,他喜欢什么,你还不清楚?”

野立咬牙:“老子四个月的活白干了。”

田边捧着新器材的表情满足得像下一秒可以死,眼神楚楚,顾不得面前的野立是个糙老爷们,后者觉得胸毛都竖起来了。绘理被拍的视频在网上销声匿迹,野立暗自松口气。两周后田边寄给野立一卷录像带,明确说明是孤本,若不是,野立可以随便割他身上任何地方。野立回家把窗户关上,三层窗帘拉严,所有的门都锁上,戴上耳机,按下播放键。田边好技术,音画清晰到如此地步,仍能保有盈盈柔度,野立看得口渴,捏紧拳头。

绘理桌上终于没有便当盒,野立问:“去吃饭吗?”

绘理抬头:“嗯。”

“我是说晚饭。”

绘理:“也行。”

野立再次让绘理的态度激怒,脸上反而笑。

出警局沿主干道向南走,到小公园侧门左转进入狭长的巷子,从一家门口有巨大灯笼寿司店的后门穿出来,这样比较近。 路边的警车巡逻经过,尾气喷到野立的裤脚。绘理的手揣在风衣口袋里。夕阳里的细石墙光泽油润,下端的排水沟不像白天一样乏味,也没有晚上那般凶险,哪怕用手碰一下,想想竟不反感。

野立说:“今天天气真不错。”

绘理说:“快走吧,肚子饿得不行了。”

野立的眼睛框住绘理:“你是不是胖了?”

绘理忍无可忍,抬脚踢向野立的大腿。

“你去死吧!”

野立笑倒在墙上,绘理早走得老远。


  5 7
评论(7)
热度(5)

© 青拾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