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拾玖

在心底深深拥抱你。

 

【野绘】探戈课

绘理脚边下着子弹壳雨,对面的靶子头和胸早就打穿了。手枪还不够,绘理想,不如去申请霰弹枪,把靶子全打烂。最后一排弹夹清空,绘理抬起脚踢隔板。

太过分了。

野立拖长声:“绘-理-子-”

绘理:“你是不是数着子弹全打完了才出声的?”

野立:“被你识破啦。”

绘理:“我要冷静一下,现在不想看到你。”

“至于吗,”野立摇摇晃晃走近,“这次警视厅舞会派咱俩去,说明上级对你跟我印象不错。”

绘理猛转身,“我加入警队不是为了来跳舞的!”

野立垂下眼睛,鼻尖移近:“绘理子,你是不是不会跳舞?”

绘理瞪他:“对啊。”

野立刷一下拉紧皮夹克两襟,笑说:“爷给你上免费舞蹈课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绘理大步走向出口。

野立没追,慢慢说:“太狷介的上司可会把自己的下属逼走哦。”

绘理没回头,半晌说:“你会跳么?”

“全舞种制霸,人称黑骑士。”

当天下班两人去了附近的舞蹈练习场,工作日人不多,周末的时候舞池里就是小型的海啸,绘理这样的新手估计根本抓不住入场时机。野立坐在鞋柜前换上舞鞋,看到绘理的黑色耐克和长裤,这里可以租用服装,倒无妨。绘理换妥入场,发觉头发松了,咬着皮筋重新扎马尾,才发现一撮头发一直压在领子下面没梳上去,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练习场在半地下,墙上方的窗户里夕阳落在绘理肩膀以上,直视也不刺眼。一切就绪,绘理站在野立面前。野立脱下皮夹克,说:“没想到他们有四十二码的高跟鞋。”

绘理叉腰:“练不练?不练我走了。”

野立伸出右手握住绘理的右手,左手放在绘理肩带上,示意绘理把左手搭在自己左臂上。

“放松点,就当在走路。”

华尔兹,狐步,恰恰,又华尔兹。野立指示清楚,绘理起码知道自己没踩着舞伴。

下一支舞曲乍起,野立的左手突然移开,只用掌侧在绘理腰部收紧,脸贴着绘理的脸。绘理跳顺了,一下子没推开他。

野立抱着绘理前移,后退,轻轻错步,手风琴清明绚烂。野立鼻端闻到一点香皂气味。断拍来了,野立单手抛出,绘理卷回来。马尾的末梢打到野立,报复他不剃胡茬还用脸挨她。野立脚下速度加快,甚至带花步,几次差点堵了绘理的路。绘理正要开口,不防腰后一托,上半身向后环了半圈才回来。野立抬起手,绘理的腰在另一只手里转了四圈,最后一拍,绘理的左小腿只能搁在野立大腿侧,旁边长凳上的一对舞伴鼓掌。

野立:“如何啊?我技术不错吧?”

绘理学乖了,只说:“我去换衣服。”

绘理此刻觉得舞衣背后没有布是对的,不然真的太热了。野立穿的黑衣不显汗,其实早已湿透。 

  5
评论
热度(5)

© 青拾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