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拾玖

在心底深深拥抱你。

 

【野绘】梅花运

其实野立的女友比他想象的聪明。不是没有动过结婚的念头,只是被她抢先提分手。她最后说,是我放你一马。一周后野立收到纸箱,里面是他的东西,寄件人电话已经打不通了。

姿势够漂亮。

两件外套,电动剃须刀,半包烟。野立拿起空箱子准备压扁,一条细链子从箱底滑到地板上。女友马蹄莲样的脖子戴长细金链,直从领口垂下去,看得野立有些恍惚。

野立正想着这里有没有女友留下的东西,才发觉她根本没来过自己家,连钥匙都没有。现成的烟,野立抽着解乏。

绘理开门进来,看见地上的野立这副光景,说:“我在楼下等你吧。”

门关上。

野立再没心思抽烟,掐在烟灰缸里抓了外套去等电梯。

风刮得人张不开嘴,绘理抓紧了领口。野立提议去附近的小酒馆,水母酒吧今天就算了。绘理跟上,鞋跟声一丝不乱。

热菜温酒端上来,两人利落地吃喝,说起昨天的案子。应召女郎替贩毒男友顶包,左眼看到右边,案子就破了。人事纷乱繁杂,套路套套路,没什么稀奇。最后一块炸鸡出现,绘理看老板切生鱼片,手没动。野立拿起筷子夹高丽菜丝吃了一大口,喝掉快凉的杯底酒。

绘理撑着下巴:“炸鸡凉了不好吃。”

野立说:“反正你也吃不出来。”

绘理:“我好不容易把结石排出来,现在吃酒不吃鸡,吃鸡不吃酒。”

老板笑劝:“两位要不要再来一份炸鸡?”

绘理又点了酒。

喝到第三摊,野立终于开口:“适可而止啊baby。”

绘理把野立扔上出租车,自己回家,调好闹钟,卷进被子。

后来闹钟被偷走做炸弹,绘理只用手机设闹铃,或者被野立的电子钟吵醒。野立刷着牙走到床边,拂开绘理的头发,故意刷得很大声。

“干什么呢,脏死了!”绘理把脸捂进枕头,显出细脖筋。

野立忍不住用拇指沿着脖筋慢慢划下去,不防让绘理抓住手,压在脸和枕头中间。

上班差点迟到。

  5
评论
热度(5)

© 青拾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