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拾玖

在心底深深拥抱你。

 

【野绘】全剃掉

绘理虽在动,其实还没醒,这大概是牙膏,凉水,凉的一大方瓶什么东西,还是涂到脸上了。野立热气腾腾地走过来取牙刷和唯一的漱口杯,说道:你闻着真像个好男人啊,绘理子。我要带个姑娘蒙着眼睛走到你跟前,她准扑你身上。不愧是我挑的洗发水香皂须后水。

蓝的玻璃方瓶里盛满了须后水。绘理单手拢起头发去够须后水远处的吹风机,镜子里的野立满意地摸着胡髭。绘理拨开热风,出风口故意对准他,烫得野立弹开。等到发梢也松快了,绘理回头准备出去,见到野立严肃地反拿剃须刀理鬓角。绘理轻飘飘地说:

这个样式早过时了,鬓角毛毛的男人不知多性感。

野立说:鬓角是鬓角,胡子是胡子。算了,我怎么能跟你讨论对男人的品味。

绘理说:胡子没什么,对胡子太自觉就很恶心了。

野立甩掉剃刀上的泡沫,另一手环脸一圈往洗手池里再一甩,转向绘理。

你说谁?

除了你还有谁?

野立看着绘理的下巴、耳际脖子,短胡子才会留下这样的红印子。

  3
评论
热度(3)

© 青拾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