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拾玖

在心底深深拥抱你。

 

【野绘】散装脑洞2

中学时代。
野立参加了棒球社,人气和技术都是二把手,仅次于社长。明明是体育社团成员,却经常收到情诗,甚至有干玫瑰花书签。社长收到的都是大盒亲手做的便当和松软的新毛巾,野立只能去小卖部跟全校男生一起抢面包。一上音乐课就困,历史课却很精神。值日小组负责拖地。喜欢的女生是组长,脖子很漂亮。组长的爸爸因车祸去世,风传并非意外。野立从饭桌上听说内情,去找已经转学的组长,对方不肯多说,只把发带还给他。
绘理发觉的时候,空手道和剑道已经练了很多年。大学想去远一点的地方,要努力学习,所以高中没有参加这两个社团。校际比赛赶上空手道王牌受伤,临危受命打进全国大赛,至今照片仍挂在学校,拒绝了王牌(男)的告白。吃相很好,食量很大。听过一次的声音就不会忘。值日小组负责黑板和窗台。不会绑麻花辫。二年级下学期睡过头溜进教室,发现是隔壁班。面不改色听完课回原班,发现是同一个老师同一节课。春假去堂叔家射击场玩,突然觉得可以考考警校,当时没说出口。


足控事迹1
警校最后一年跟队实习,犯人把证物丟在河滩泥里,野立和绘理换长靴下去找了五个多小时,挖出刀具与衣物。当时已是十一月下旬,靴筒内冰凉的泥让绘理双腿毫无知觉。冷得受不了的绘理看见一见澡堂就进去,付了钱才知道是混浴场,靴子又脱不下来。野立看不下去,坐到她对面,拔掉她的靴子。绘理正想收腿,野立抓住她的脚踝,卷下她的袜子,另一只脚也如是。两只白脚跟忙从野立膝盖上撤走。野立说他没带钱,提着她的鞋袜在门口等她洗完出来。


足控事迹2
绘理刚认识一男的,空前紧张,打算武装到脚趾甲,又不好意思让店员涂,挑了全套装备带回家,涂涂卸卸,中途打翻小半瓶指甲油,染得桌子一片酒红。好容易晾干十个平滑小镜面,离约会时间还差半小时,bra都没穿,胡乱把衣服扔上身,妆只好在出租车上化完。当天气氛温淡,最后各回各家。绘理心里气,新买的鞋子磨脚,肯定不止一个地方破皮。第二天周一,她和同事一起去证人家拜访,玄关处换鞋时野立看到胶布和指甲,大声问是不是约会失败了,被微笑面对主人家的绘理猛掐屁股。
后来野立家里不知怎么多了指甲油。绘理有时睡醒会发现脚趾甲涂得漂漂亮亮,于是问野立,他嘴硬,死说不知道。


野立的酒品如何?
演技一流,大多数人以为他酒量很差。实际上很少喝醉,真正原因是喝大了会变成大舌头兼接吻魔,而且到处找牛奶喝。小便前一定会开始哼演歌,某次他边哼天城山边找拉链,面前是酒吧乐队的萨克斯管,被同期架出酒吧,扔给绘理。后来野立吐在了教堂门口。工作后的酒局绘理若在,野立不敢真喝多,不然没人收拾残局。


第四年平安夜。
绘理出国留学,第一年还和野立时有通信。后来课程时间吃紧,绘理时常忙得不记得上次抬头看天色是什么时候,渐渐疏于联络,听说野立交了新女友也没多问,躺着闷闷地想一会就睡着了。同班有个德国人下课后经常找绘理说话,他口音太重,绘理过了一个月才知道对方约她出去吃饭。德国人严肃害羞,腰上没有半寸赘肉。几次下来,绘理终于没有推开他。睡眠质量变好,绘理白天思路如电,网网相叠,复杂事态在她那儿一目见底。学校甚至想聘请她当助教,绘理的回国心没有动摇,可日子实在过得比从前顺许多,不太舍得走。第四年年底到了,去留竟还没定。德国人看她垂下的目光,尽管心痛,仍没有求婚。平安夜绘理一人看着橱窗里的假雪,给野立打电话。两人分明听见对方声音,心里涩滞,嘴里清楚。野立说全打点好了,就等你回来大展拳脚,为我挣业绩。绘理问,我要不回去呢。野立停了停,接着说,看你吧,在美国的工作比这里刺激不少,案子也丰富,这边的事儿你熟悉,可能没啥挑战。你的未来部下已经召齐,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不如我来带他们吧,上头也放心。绘理出一口长气,答,我考虑一下。野立说,顾虑什么,不能告诉我。绘理说没什么,挂电话。头上的雪融化一部分,绘理低头回到公寓,胡乱洗漱,睡了。迷糊中绘理听见门铃大作,枕下摸出枪拉开保险栓,光脚走到门边。门外人改用拳头,继而大喊绘理子。绘理意外,扬声说,野立?野立压低声音让她开门。完了,没刷牙没梳头,身上穿的睡衣还是海因里希的。野立见到绘理,皮肤稍微粗糙,睡衣扣错扣子,尽管被吵醒,眼睛清亮如昔,心就软了三分。绘理揉揉头发,问他来干什么。野立说,你知不知道外面的雪有多大,我来带你回去。绘理走到窗边,雪积了一掌深。她背对野立说,我没说不回。突然绘理脖根一凉,雪融化在她睡衣里,野立头顶的雪尚未抖落,肩膀传来他胸腔的震动。你跟那个德国人一起,不是在赌气吧。我跟那个女孩子,早就分手了。绘理把头往后靠,一双眼睛看到野立心底,她笑。野立把窗帘拉上,绘理倒在床上说困,野立拽住她的胳膊,把一个扎丝带的包丢到枕头上,让她换上再睡。绘理拆开,是她爱穿的睡衣牌子,美国买不到。她看他一眼,野立走出卧室带上门,不忘吩咐她把身上这套丢出来。绘理问原因,野立说,拿去扔了。


“食蕉”事件
野立在冷柜前盯着香蕉牛奶包装盒发呆,绘理等得不耐烦了。
“要喝就拿。”
“我昨天晚上做恶梦,严重受惊。”
绘理推开他准备拿东西,野立凑到她耳边:
“我梦见你长了一根芭娜娜,逼我跪着给你口。”
绘理盯着这个人,面无表情地问:
“比你大对不对。”
“怎么可能。”
绘理从旁挑了一根长斑的香蕉往他嘴里塞,野立转身把香蕉牛奶丢进她的篮子。
“请你喝。”
“送你吃!”


初哥轶事1
野立关掉水龙头,提着满满的水桶走进卧室拉开衣柜门,全泼进去。
绘理一激,烟头已灭,见是野立,顾不得头皮里水珠乱爬,把脸埋进手臂。
“看到啦,两个眼睛肿得跟我拳头一样大。”
“趁我没起来,关上衣柜门出去,不然灭你口。”
“两天不来上班,就为了个发言,至于吗?”
“……你快走吧。”
绘理连脚趾头都卷了起来。野立坐到她旁边,溅了一裤子温水。
“连牙都不刷,手指头都黄了,你想自杀吗。”
死这儿算了。
野立叹气,说:
“这样吧,我在第一排给你提词。”
绘理低声说:
“那你一定要在第一排。”
她双肩发抖。
野立用大毛巾包住她上半身,出门给她买饭。
下午三点,绘理站在台前,野立看着她,没有别的动作。
演讲结束后他们躲在自动贩卖机旁喝咖啡。
“演讲稿现在我一个词都不记得了。”
“刚才挺好的,没看出来你紧张。”
“咖啡算我的。”
“怎么会怕成这样?”
“小学代表年级上台发言,我足足一分钟不知道说什么,校长坐第一排中间,他的秃头直反光,我脱口就喊他外号,大家哄堂大笑,我就哭着跑了。”
野立笑容消失,赶紧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。绘理笑:“你没那么快吧。”
“你扪心自问,我快不快。”


补了一点和平饭店的cut,突然想到一点中偶小细节。伙伴关系cp遇见共同压力,一方抽烟,另一个抢过烟来抽。
【野绘】
绘理抽烟,野立抢过去抽两口,口红沾到嘴上,背着绘理自己偷偷擦掉。
野立抽烟,绘理抢过来吸得超认真,有想法了就把烟塞回野立嘴里自己跑了。
【土特产】
王大顶抽烟,陈佳影从背后走过去顺手一夹,边抽边说,说完嫌烟差,揿在烟灰缸里。王大顶摸出他的烟斗继续抽。
陈佳影抽烟,王大顶趁她想事情从她指尖拿下来嘬嘬嘬,口红沾嘴上了抿抿抿。
“金花来了。”
“怎么又骗我呢?”
“新烟呢。”
“小气。整包拿去。”

  2
评论
热度(2)

© 青拾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